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网络中国节·元宵丨正月十五送灯记

作者:皇冠真人 发布时间:2021-02-26 15:44

  做灯,十二月灯,属相灯,还有好多种灯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上世纪50年代的胶东半岛,能印证这句谚语的天气,常有。在老家栖霞牙山一...

  “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上世纪50年代的胶东半岛,能印证这句谚语的天气,常有。

  在老家栖霞牙山一带,正月十五并没有张灯结彩逛花灯的习俗,却有一个给祖先送灯的传统。这传统由来已久,即使这一天常常遇上大雪,也从不会省略。

  “正月十五大似年”。盼了一年的春节刚刚过去,接下来,小孩子便盼望着过正月十五了。我就盼着母亲和姐姐做豆面灯,因为母亲会给我做一盏小狗灯,那是我的属相灯,有特别的意义。

  正月十四下午,母亲和姐姐开始做灯了。母亲先调面,把细豆面加凉水,拌匀,揉成面团。豆面很难抟弄,需要放到锅里轻火蒸一下,等它变软了,再调。直到把面团调得很硬很硬,能立得起来。豆面是黄色的,做出来的灯,黄灿灿的,我们管它叫金灯。

  母亲要做各种各样的灯。十二月灯造型简洁,圆柱体,高8厘米左右,直径3厘米左右,顶端捏灯碗,一月灯在灯碗上捏1个褶,二月灯捏两个褶,以此类推。十二月灯寓意全年风调雨顺、月月平安。二月灯留着二月二这天点燃,其余的全部在正月十五晚上点燃。

  母亲还要给家里每人做一盏属相灯。当时我的爷爷奶奶都健在,全家13口人,十二属相都齐了。村里人认为一家若十二属相全了,会很幸福。我属狗,母亲给我做的小狗灯,眼睛是两个花椒粒,黑黑亮亮的,舌头是红纸剪的,活灵活现。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和我的兄弟姐妹,每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盏灯。此外,还要做荷花灯、金鱼灯、青蛙灯、神虫灯和看场佬灯。

  最后,要插灯芯。大山上有一种狼尾巴草,到了秋天,草就成熟了,白色的秆,白色的叶,托着狼尾巴一样白色的穗。草秸是空心的,最适合做灯芯,我们也叫它灯芯草。去场院草垛找一些狼尾巴草回来,剪成六七厘米长,一头缠上棉花,一头插到灯碗中间。把平时攒的蜡头加热熔化,把灯芯放在蜡油里蘸一下就完成了。

  正月十五最重要的事,是去墓地给祖先送灯。这种灯的灯碗没有任何装饰,简单朴素。分单芯和双芯两种,已故一个亲人的,送单芯灯;两个亲人都故去的,送双芯灯,当然可以送两个单芯灯。

  我们村的祖茔,分别在村庄北面的东西两座山上。东面的一座叫云龙山,西面的一座叫翠云山。平常,村里人把云龙山称为东老茔翠云山称为西老茔。云龙山是我们村一世祖衣守信的陵墓,他曾是贻赠中议大夫。陵墓左上方有9棵高大的盘龙松,由下及上依次排列。墓前有一个宽长的祭奠石,这是全村人都会来给他送灯的祖先,墓前灯火闪烁一片。

  翠云山则是武进士、明威将军衣三捷的陵墓。墓后有一棵几百年的高大青松,虬龙般的枝干严严地遮住陵墓的上空。我们村的人总共3份,分别是衣三捷的3个儿子繁衍而成,所以全村的人都去给他送灯。到我这一辈,是衣三捷的十一代孙。

  除了这两座祖坟,再就是我爷爷的爷爷衣鸿绪和我的老爷爷、老太太了。太阳下山以后,父亲领着我们兄弟3人,去给祖先送灯。茔地里有许多送灯的人。黄昏时分,天上飘着棉絮般的雪花,每个坟头窝都有闪烁的灯火,坟地里人影晃动。我们点灯、焚香,非常的虔诚。父亲细细地向我们讲解祖先们的名字和生平,让我们牢记。

  我老爷爷衣培琨和我老太太衣林氏的墓地,在我们村一座叫南天门的大山里。上世纪50年代,这座山有一个山坡,从下到上,有很大一块面积都是我们家的。山上有梯田,还有7棵大杏树。抗日战争时期,我老爷爷、我爷爷和我父亲,在山上隐蔽的地方,盖了一个窝棚,窝棚里面挖了一个洞。他们曾经冒着巨大的风险,将八路军伤员藏在这里,躲过了劫难。窝棚前面有一棵大杏树,树干又粗又直,树冠像一把大伞,遮掩在窝棚的上空,非常隐蔽。

  我老爷爷对这座山有独特的感情,老人家长时间住在窝棚里。1942年日本鬼子大“扫荡”,老人家70多岁了,重病在身,就在窝棚里安排了自己的后事。他对我爷爷和我父亲说:“现在兵荒马乱的,国弱被人欺啊!我死以后,你们就不要报丧了,也不要回家了,就把我安葬在泉眼上面那块小地吧!”最终,爷爷和父亲遵嘱把他安葬在自己选择的那块土地上。我老太太去世以后,也合葬于此。在这座远离村庄的大山里,只有我老爷爷和老太太的一座孤坟。

  大约是1956年,我10岁。这一年的正月十五,下起了大雪。太阳落山以后,雪还在继续下。母亲把4盏灯放在小篓里,其中两盏灯是给我老爷爷和老太太的,一盏青蛙灯是叫我放在泉眼里的,另一盏是用来照窝棚的。我拐着个小篓,向大山里走去,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我先到了老爷爷的坟前,在坟头窝处点亮了灯,烧上了香,然后很虔诚地给老爷爷和老太太磕头。磕完了头,看看漫天飞雪,越来越大,漫山遍野一片银白。大雪压弯了松树,有的松枝被压断,“咔嚓、咔嚓”地响。松涛呼啸着,山峦的松树林像波涛在翻滚。

  夜幕降临了。在不见人影的大山上,我有些害怕。好不容易等到坟前的灯油燃尽了,我把灯收起来,放进小篓里,又赶快到坟前的泉眼处点亮了青蛙灯,拿着青蛙灯到泉眼的边上,连石头缝都照了照,把灯放在泉眼的冰上。又回窝棚点燃了最后一盏灯,在窝棚里面上下左右照了一个遍,还特意把墙缝燎了一会儿,在上面留下了黑色的烟熏痕迹。

  照完了窝棚,我又返回泉眼处,收拾起已经燃尽了的青蛙灯,急急忙忙踏上归程。大雪还在下,山路已被大雪覆盖。我连滚带爬地跑,路上有好多雪坎子(积雪深处),有时候一下子掉进齐腰深,我拼命地往外爬,还不时地瞥一眼小篓里面的灯丢了没有。

  吃了晚饭,家里每个屋都点亮了灯。母亲把金鱼灯点燃了,用水瓢盛着,放到水缸里,寓意财源就像长流水;拿着神虫灯到粮食囤子旁边,上下左右地照一照,寓意粮食永远吃不完;还要拿着灯把牲口栏、猪圈、鸡窝、鸭窝都照一照,寓意六畜兴旺。

  我对看场佬灯印象最深。母亲做的看场佬,是一个笑容可掬的老人,眼睛也是花椒粒做的,黑得发亮。还给他做了胡子。他的身旁插着木锨、杈和扫帚。我拿着看场佬灯去场院,点燃灯,一手擎着,一手给它挡着风头,绕着圈儿地照,口中念叨着:“看场佬,扛木锨,大头在后边!”祈盼秋天场院上的粮食堆山成岭。

  一切应该做的规矩都完成了,最后的任务,是点燃我的小狗灯,放在我家街门口的门枕石上。我坐在门槛上,久久地看着我的小狗灯,看那灯光一闪一闪地跳跃着,忠实地守护着我们的家门。

  今年1月至4月,省属企业实现营业总收入2244亿元、利润总额130.7亿元,同比降幅分别较一季度收窄6.5和15.1个百分点,总体稳住了发展基本盘生产经营快速回升总体稳住发展基本盘一季度,省属企业生产经营既受到...

  “学霸”小档案 何 昱 池州市第一中学,2020届高三(2)班毕业生,2020年高考以理科700分、全省第32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现就读于北京大学物理学院 ...


皇冠真人
上一篇:3、要注意到市场上的电源一般也没有做足的功率   下一篇:【网络中国节•元宵】上元之夜灯如昼